更多

当前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都市激情  »  凌辱未婚妻欣可

影片信息

第一章医院凌辱

  我的未婚妻叫欣可,23岁,168的身高,拥有一双洁白的长腿和34c的胸部。面容姣好,大眼睛双眼皮,薄嘴唇,咬起来软软的,性格内向,是大家眼里的冰美人。见过双方父母后我们订了婚约,我的爸妈对我这个漂亮的女朋友很满意。

  我的丈母娘对我更是满意,介绍一下自己,我27岁,在医院工作,是一名儿科医生,月收入一万多,在三线城市也算上等收入了,长相也算是出众。(不是我自恋)我们在医院相识,欣可是一名护士,追求者甚多,可是欣可都爱搭不理的。我可是挤破了脑袋才抱得美人归,在我们医院也是一段才子配美女的佳话。

  同事们羡慕不已,那些没追上欣可的男人更是忿忿不平。

  我和欣可订婚后就搬进了爸妈给我买的房子,提前开始了二人的甜蜜生活。

  我们两人很相爱,什么事都和对方说,我和欣可刚开始交往的时候,欣可就告诉我,说自己之前有个男朋友,她告诉我她和前男友在一起做过爱,问我会不会介意她不是处女。我告诉欣可我不会介意,我爱你的人,不是爱你的处女膜。欣可很感动,也更加坚信我就是她最后一个男人。可她不知道的是,我是一个有特殊癖好的人,淫妻癖。我又怎么会介意呢?

  这天晚上,我又在狠狠的操这个同事眼里的冰美人,一边想象着她和前男友做爱的样子,欣可水很多,很敏感,摸一下就会不自觉的娇喘,悦耳的叫床声让人充满了干劲儿。抽插之时,我突然灵机一动,把阴茎从欣可身体里抽了出来,伴随着欣可的惊呼声,一整根插入了欣可的菊花。「啊!!」一声撕心裂肺的喊声,欣可的菊花被我强行开发了。「……老公!!你怎么可以这样!超级……痛!

  太痛了…快出来!」

  欣可紧张道,额头疼出了汗。我不予理会,依然狠狠地操着欣可的菊花,「啊……啊唔……老公……」欣可渐渐习惯了这种力度,开始享受了起来。听着欣可的叫声,我实在把持不住了,「宝贝我要射了!」滚烫的精液射进了欣可的菊花里……激情过后的我抱着欣可滑嫩柔软的身体心满意足的睡去。

  第二天,和往常一样,起床后洗漱完毕,我们准备一同去医院上班,可是欣可却在厕所里不出来,我觉得疑惑,便去门外喊欣可:「宝贝,快点,要迟到了。」「老公,我好像屁屁裂开了,好难受,出血了。」厕所里传来欣可低弱的声音「先走吧,我们一会去找小蕊给你看看去。」我紧张道。

  小蕊是肛肠科的主治医生,是欣可的大学同学。

  「好……」说着欣可从卫生间里缓缓走出来,面色潮红,走路的样子,额头上的汗都说明了她的痛楚。

  「对不起啊宝贝,我错了……」

  「行了走吧……不怪你老公。」欣可面红耳痴道。

  一路上我扶着欣可,欣可尽量让自己走路正常一些。她今天穿了一件海蓝色的连衣裙,裙子到膝盖上方10cm,不短不长,一截线条完美洁白无瑕的小腿露在外面,路上的行人纷纷行注目礼,我们已经习惯了这种目光。一路无话,到医院后,我直接把欣可带到了肛肠科,欣可瞅了一圈,没有看到小蕊,问道:

  「小蕊在吗?」

  「谁呀,今天我值班。」一个男人的声音从里面的诊室传来。

  我和欣可都听出来了,是刘勇,刘勇也是肛肠科的主治医生,因为年龄相仿,我们在医院里也算聊得来,算是一个熟人,见面都会打招呼,他人很热心,仗义执言。但毕竟同事间友谊不容易建立,所以我们私底下并没有来往。

  刘勇从诊室出来,看了看我,笑着说:「涛哥和嫂子来了啊,你们找小蕊有什么事吗?我帮你们转告。」

  欣可面露难色,看了看我。

  我冲欣可点了点头,对刘勇说:「欣可有点不舒服,你帮忙看看吧。」我心中一喜,今天这可是暴露欣可的大好时机。

  刘勇先是一愣,随即神情恢复正常疑惑说:「嫂子不舒服吗?那来里面的诊室吧。」说完转身朝诊室走去。

  「谢谢啊小刘!」我说道。欣可掐了我一下,我差点叫出来,幸亏刘勇没回头,看来欣可并不想被刘勇看到自己的屁股,可是我都把话说出去了,欣可虽然心里一百个不愿意,还是硬着头皮进了诊室,进去前还对我翻了个白眼。

  我比了口型:「看病要紧」冲欣可摆了摆手。

  欣可才进去诊室关上了门。门上有个长方形的洞,有个帘子虚掩着,我好奇的凑了过去,用手拨开一缕,看里面发生了什么……欣可装作镇定的进了诊室,刘勇问道:「嫂子哪里不舒服啊?」「这几天有些便秘…怀疑自己肛裂了。」欣可说道,头微微低着,有些不敢看刘勇的眼睛。

  「来,裙子掀起来,内裤脱掉趴在诊床上。」刘勇看样子并没有心怀鬼胎,只是淡淡的说着。

  欣可心里放心了一些,克制着紧张去到了床边,毕竟自己是护士,知道医院里医生面前无隐私,心里说服着自己,一边开始掀起连衣裙,缓缓脱掉了自己的内裤。

  我在门上的帘子缝里注视着这一幕,整个人屏住呼吸,欣可浑圆的臀部,洁白的长腿,完美的线条,在阳光的照射下让人血脉喷张。我的下体不自觉的涨了起来。

  刘勇看到这一幕也有些晃神,嘴巴微张着,裆部鼓起了一个大包。我当然也看到了这一幕,顿时心跳加速了起来,目不转睛的盯着接下来的发展。

  刘勇站在原地愣了五秒左右,然后恢复了神情,说:「屁股抬起来,跪在床上。」

  我心中大失所望,刘勇这个正人君子,这也能把持的住?

  欣可闻言跪在了床上,屁股撅了起来,没有内裤的遮挡,菊花和阴部暴露在了空气中和刘勇的眼里,欣可的阴部微张着,身体略微的抖动,都说明了自己的紧张。

  刘勇面无表情的走上前戴上医用手套,涂上润滑油,一只手扶上欣可的雪白的屁股,一只手对准欣可的菊花插了进去。

  「啊……」欣可不自觉的娇喘了一声。已经没有了之前的痛楚,毕竟手指比我的阴茎细上不少。

  「这里疼吗?这里呢?」刘勇淡淡的问着,表情并没有什么异样,手指在欣可的菊花里摸索着,不断转动,询问着欣可。

  「这里不…痛,这里也不痛…」欣可应答着,面色潮红,身体抖动着,紧张加上隐私部位的接触,欣可的阴部竟然开始缓缓流出了透明的淫液。

  「痛了…咦…痛了告诉我。」刘勇一愣,接着说着,他显然也发现了欣可阴部的异样。手指依然在欣可的菊花里探索着。频率略微加快了一些。

  「唔…啊……唔……嗯」欣可咬紧牙关,可是依然控制不住自己的娇喘声从嗓子里传出来。我知道,欣可身体太敏感了,她根本把持不住。!我一边注视着这一幕,一边把手放在裤兜里用力揉着自己的阴茎!

  欣可的淫水更多了,从阴部流出来,顺着大腿流到了膝盖,刘勇加快了手指速度,扭头看了看门处。吓得我把帘子赶紧放了下来,心想但愿没看到我。过了一分钟,见没有什么异样,我克制不住自己的好奇,依然掀开了一缕帘子。欣可的阴部张开着,整个阴部湿润的在阳光下闪烁着光芒,顺着大腿流下的淫液,充分说明了欣可已经意乱情迷了。

  刘勇突然说:「嫂子,我要用器械撑开你的阴部,往上顶着才能摸到你的伤处,你忍一下。」

  「嗯…」欣可应允道。欣可已经失去了理智,身为一个护士竟然没想到这么做根本不是检查手段。

  我睁大眼睛看着这一幕,刘勇把白大褂解开,欣可因为是跪在床上,因为紧张,也并没有回头看。

  而我!全程看着这一幕!心提到了嗓子眼,今天欣可要被除我之外的男人插入,想不到刘勇也会把持不住!

  刘勇解开白大褂没有发出声音,解开裤子,阴茎弹了出来!好大!我心想道!

  看样子有17厘米!刘勇一只手摸着欣可的臀部,一只手拿着阴茎,对准欣可淫水充斥的阴部,一整根插了进去!

  「啊……唔……不要!」欣可察觉了异样,扭头看到刘勇的阴茎正在自己的身体里抽插着,快感,紧张,羞耻感,愧疚感占据了脑海。

  「别喊,涛哥听见对你我都不好!」刘勇低沉道。

  「快出来……啊……嗯……」欣可说着,但是没有起身。

  「小骚逼,没想到你骨子里这么骚,看你在医院里一本正经的,以为是个冰美人。」刘勇说着,两只手揉着欣可的屁股,阴茎在欣可的身体里快速抽插着,每一下都整根没入,撞击的水声充斥了整个诊室,伴随着欣可低声淫叫。

  「不行啊……啊……啊……我……啊……」欣可嘴上拒绝着,可身体的快感已经战胜了理智。

  「爽不爽?嗯?骚逼?告诉我!」刘勇一边操着欣可一边低声问着。

  「嗯……爽……啊啊啊……快点」欣可眼神迷离的说。

  我在门上的帘子缝里看着这视觉冲击力的一幕,手在裤兜里了加快了速度,滚烫的精液已经迫不及待要出来了!羞耻感,别人给自己戴了绿帽子的快感!

  我射了出来!

  刘勇把欣可翻了过来,把连衣裙给脱掉了!扯掉了欣可的奶罩,纯白的身体暴露在空气中,欣可扭过头不敢看刘勇的眼睛!刘勇一边插着欣可的骚逼,一边低头去吃欣可的34c的奶子!

  欣可身体抖动着,我知道,她要高氵朝了!

  随着刘勇的身体一阵抖动,低吼着长舒了一口气,欣可也到达了高氵朝。

  我连忙放下帘子,走到了屋子远远的另一处,等待欣可和刘勇出来。

  半小时后,欣可和刘勇出来了,欣可穿戴整齐,也没有什么不自然的神情,而刘勇还是那个礼貌的笑容,冲我道:「涛哥,没什么大病,我上了药,估计两天嫂子就好了。」

  「谢谢啊,真是麻烦你了!」我感激道,心里想的是,我更感激你干了我的未婚妻。

  欣可冲我点点头,回头冲刘勇笑了笑,「谢谢你啊。」我闻言心里一笑。

  我们和刘勇道别后就出了肛肠科,我问欣可:「宝贝,感觉好些了吗?」「好多啦老公,刘医生挺敬业的。」

  「嗯嗯,你没事就好,昨天都是我不对。」

  「没事啦,我爱你老公。」欣可说着亲了我的脸一口。欣可并没有打算告诉我诊室里她和刘勇的激情一事。

  我和欣可就此各自回到了自己所在的科室,开始了一天的工作,而今天这件事,只是欣可被我设计凌辱的一个开始。

  第二章朋友求帮忙

  欣可上次和刘医生做爱后,已经过了大半个月了,这件事欣可对我绝口不提。

  我也没有问她,毕竟这种事情坦白说出来欣可恐怕做不到,欣可的性格是那种洁白无瑕的冰美人,她肯定不想在我这里留下污点。而她不知道的是,凌辱欣可的计划正在我的紧密设计下进行着。

  我的兄弟海子打电话给我,海子是和我从小玩到大的兄弟,他打来说要找我帮忙,吞吞吐吐的,追问之下才说道,想来医院割包皮,他老婆埋怨他总是太快射了。我一口答应下来,让他一会来医院找我,我带他找熟人帮忙。海子电话那头笑嘻嘻的:「谢啦,还是你小子靠谱」「傻x,是兄弟就不要说谢字。」我笑骂道。

  我挂了电话,直接去了泌尿外科,找到了护士长,让值班的护士跟我去儿科帮忙割孩子的包皮。

  护士长白了我一眼「你怎么不让孩子带过来」

  我解释道:「小孩太不听话了,就当帮我个忙。」「不是我不想帮你,那我这忙不过来怎么办?」护士长说。

  「这样吧」我掏出手机「我把欣可从外科叫过来帮你,欣可是外科的护士,今天休息日,我把她从家里叫过来帮你忙。」

  「那好吧!」护士长答应了。

  我心里一喜,心里的坏主意油然而生。欣可接了电话之后我把事情告诉了她,她应允下来,直接赶到了医院,告诉她,护士长忙不开,我又带走一个护士去儿科,让她下午在泌尿外科帮一下忙。

  然后我和那个小护士就回到了儿科,刚给护士安排了工作,便接到海子的电话。

  「涛,你在哪呢,我到医院了。」

  「你来儿科,我带你去泌尿外科割你的鸡巴。」「去你妈的!」海子笑骂了我一通。

  见到海子后,我直接带他去了泌尿外科办公室,找到了乔主任,说明来意后,乔主任答应帮忙,我便借故离开了,留下了海子。

  我转身去更衣室找到实习生的柜子,换上了实习生的衣服。乔装打扮成实习医生的样子,戴上口罩,帽子,还戴上了实习生的眼镜。小心翼翼的回到了泌尿外科的办公室。(实习医生每天都会在旁边观摩学习)海子,乔主任都还在,还多了护士长和来临时帮忙的欣可。欣可带着口罩,一双眼睛一直盯着海子,充满了疑惑。海子和欣可是见过的,可现在欣可戴着口罩,海子没有认出来。但是欣可认出了海子。我在旁边站着,完全没有人理我,见他们没把我放在眼里我就放心了。

  乔主任说「护士长,你让这个护士去备皮。这个病人是朋友介绍的,一会我亲自操刀割包皮。」(ps:备皮是刮干净阴毛)「好的主任。」护士长应允后,对欣可说「你带病人去手术室备皮吧」「可是…」欣可说道。

  「就你一个护士没事做啊,别人都去忙了。」护士长不耐烦道「快去吧,带病人去手术准备室。还有,实习生跟着去学习。」欣可没办法只好应允下来,同时紧张的看了一眼海子,生怕刚才说话怕海子认出自己来。见海子没有异样,欣可松了一口气,走在前面给海子带路,而我走在海子的后面,紧张兴奋地看着这一切。

  我和海子随欣可带到了手术准备室,欣可强做镇尖声道「脱掉裤子。」海子大大咧咧的,直接脱掉了裤子,软的鸡巴露了出来,起身坐上了手术台。

  见海子没有听出来,欣可松了一口气,握住海子的阴茎装作平静的开始消毒,这一幕我看的血脉上涌!自己的未婚妻手握自己好兄弟的阴茎,来回擦拭!我裤子裆部顿时大了起来!

  因为怕海子认出来,虽然欣可戴着口罩,还是不自觉的低着头来回擦拭着,因为紧张,手一直在抖,这一抖不要紧,海子的阴茎因为欣可的摆动勃起了!

  「护士姐姐,你能不能别紧张,你这样手抖,我控制不了它啊!」海子苦笑的说着,手指了指自己的下体。海子的阴茎12厘米左右,但是很粗,在欣可的小手里握着显的狰狞。

  欣可听完一阵慌乱,头更低了,这一低,嘴唇竟碰到了海子勃起的阴茎!不由得惊呼一声「啊!」

  海子也是一震,顿时两个人陷入了尴尬。欣可道「对不起…」「没事…」海子嘴上说着没事,阴茎在欣可的手里一直跳动着。

  「你别动啊!」欣可恢复平静后尖声道。

  「好好好,我也不想这样啊……」海子的阴茎依旧勃起着,话里充满着无奈。

  擦拭完毕后,欣可拿起备皮器,开始帮海子刮阴毛,用手握着海子的阴茎,上下套弄着。(必须来回刮干净,所以一直会动。)这一动,海子刚有些软的鸡巴又硬了起来,欣可仔细的刮着,可手依然在抖。片刻,海子低吼一声,滚烫的精液从鸡巴里喷射而出。欣可躲闪不及,被海子射在了口罩上!

  我的好兄弟!就在我的面前颜射了我的未婚妻!

  「啊!」欣可一阵慌乱,也顾不上什么了,摘掉了沾满精液的口罩,说「你这人怎么这样!」

  海子连声对不起,转头对我说「实习生对不起啊,让你看笑话了,真不好意思。」说罢海子回过头,看到护士摘掉口罩顿时呆了,「操!欣可?!…是你?」欣可也懵在那里,自己慌乱之下把口罩摘掉了!

  一阵无言,欣可叹了口气说「别跟涛说,我接着帮你备皮吧。」「我不会告诉涛的,不行不行你别帮我了…」海子头摇的像拨浪鼓,强烈反对。

  「别的护士都在忙,走不开啊。」欣可无奈道。

  「那…好吧」海子说。

  两个人再次陷入了无言的尴尬,欣可握着海子的阴茎接着刮阴毛。完毕后,欣可没说话,默默走出了手术间。接下来是乔主任操刀的事情了。我这个实习生也悄然的退出了手术室,回到了更衣室,换上了自己的衣服,狠狠的撸了一管。

  赶紧跑回了儿科。

  今天竟然看到欣可帮海子撸管,海子颜射欣可,值了!我心想道。

  海子做完手术给我打电话,说已经做完了。不过关于欣可的话海子没对我说。

  下班回到家后,欣可依然什么话也没对我说,他们不知道的是,这一切,我都看在眼里。


  第三章 医院年度体检

  十二月底,明天是我们医院一年一次职工体检的日子,每个医生和护士可以免费体检,也算是医院的福利。如果参与体检,每个人要经过肝功、血脂、血糖、血常规、尿常规等、胸片、心电图、腹部彩超、内外科的检查。包括身高、体重、乳房、肛门、外生殖器等检查。我自然不会错过这个千载难逢的机会。

  晚上我强烈要求欣可参与这次体检。

  「我觉得没有这个必要吧?我还没老,又不会有什么病。你是不是觉得我老了啊?啊?」欣可的粉拳朝我雨点般打了过来。

  「怎么会呢,我也是为了你的健康考虑嘛。希望你身体健健康康的。」我笑着辩解道。

  「都有什么项目啊?」欣可问

  「一些普通的,测测视力,然后看看腿脚有没有什么毛病。」我隐瞒道,欣可近几年都没有参加过年度体检,也不知道有什么项目,也让我有机会给欣可打消疑虑。历年来参加体检的其实都是些医院的老人,年轻人还真没听说过。为了让欣可更加信任我,我说「这样吧,明天我和你一起去检查。」

  「好耶!老公你真好!」欣可跑过来亲了我的脸,34C的雪白胸口在我在我面前晃。

  我反手扑倒欣可,两只手在她雪白的乳房上揉捏,坏笑道「那明天早上一起去体检,我们健健康康的生个大胖小子!」

  欣可在我双手的搓揉之下面色潮红,眼神开始迷离,我一只手恋恋不舍的离开欣可的乳房,伸进欣可的内裤里「小骚货,水这么多。」

  「讨厌老公……」欣可双腿夹紧,喃喃道「还不是因为你一直摸……」

  我把手从欣可夹紧的腿里抽出,手带出了丝丝水痕,随着欣可的一声惊呼,一把扯掉了欣可的内裤。

  「老公……」欣可张开双腿,黑黑的阴毛让人目眩神迷,两条洁白长腿,腿形完美的展开了一个M字,两条长腿的中间,则是粉扑扑的的阴部,阴唇沾满了水,阴道口缓缓流出的淫液都说明了欣可渴望被插入!

  我不予理会,把头凑过去,狠狠地用鼻子吸了一口气,骚味,然后把舌头伸在欣可的阴蒂上,转动的挑逗。

  「啊………老公……唔……啊嗯……」欣可双腿不自觉地夹紧了我的头。

  我的舌头飞速均匀的品尝着欣可的阴蒂,时不时吸一口阴道口溺出的淫汁。

  「老公…………」欣可迷离的声音叫着我

  我抬头笑了笑开始脱裤子,嘴的周围全是欣可的淫液,欣可则是把自己的上衣脱掉在床上张着腿不自然地扭动着……纤细的腰肢,圆鼓鼓的胸部,一颗粉色的乳头在上面骄傲地挺立。

  我脱掉裤子,把我的阴茎对准欣可早已充满淫液的骚逼里挺身而进。「啊……」随着欣可的惊呼,我的阴茎在里面进进出出,双手把欣可的长腿盘在腰间后,一只手摸向欣可的乳头,一只手挑逗着欣可的阴蒂。

  「叫爸爸!」我严厉道

  「啊……唔……嗯啊………爸…爸…」欣可支吾道,阵阵的快感袭来,敏感的欣可已经成了彻头彻尾的淫娃。

  「说,爸爸干我的小骚逼。」

  「爸爸……啊…干我的…小骚…逼」

  「说,我在外人面前冷冰冰都是装出来的!我是妓女!」

  「啊……老公…不嘛…啊啊……唔」欣可踌躇道

  「说不说!」我严厉道。

  「我不要嘛……我…不是……」欣可还有着一丝底线

  「快说!」我严厉道,说着放慢了鸡巴抽插的速度。

  「老公……我…在外人面前都是装的,我是…妓…女。」欣可说着一边扭动着雪白的身躯,委屈巴巴的望向我,都快哭出来了。

  我听完欣可这句话,埋头狠狠地抽插着欣可,欣可淫叫声像是战士的号角声,让我充满了干劲。在这种强烈刺激下,我的阴茎瞬间缴枪了。瘫软的阴茎从欣可体内滑出,带出阵阵浓白的精液。欣可意犹未尽的用手抚摸着自己的阴蒂,幽怨的眼神说明了她的不满。我抱着欣可诱人的躯体,抱歉道「宝贝对不起,我太快了……」

  「哪有,老公很棒呢。」欣可挤出一丝笑容。

  大战过后的我,眼睛缓缓的闭上,疲惫的抱着欣可昏昏睡去。

  第二天早上,我和欣可穿戴整齐,准备去医院进行体检。欣可今天穿了一件深蓝色的条纹纽扣衬衫,黑色包臀裙勾勒了欣可圆翘的臀部,裙摆在膝盖处,而裙子的后面是开叉的,一条开叉直达臀部下10cm处。在黑色包臀裙的映衬下,欣可雪白的双腿在阳光下格外耀眼。衣服里面,在我的再三要求下,欣可穿上了一套黑色蕾丝内衣。内裤是一条T裤,T裤上方则是透明的,遮不住欣可浓密的阴毛。我对欣可说体检不用脱衣服。外表干练的欣可,就这样和我去往了医院的路上。

  我们领了体检表,我排在欣可的后面,欣可则是在我的前面,整个队伍很长,放眼望去年轻人寥寥无几,欣可发现了这一事,扭头埋怨了我几句。排在我后面的一位老医生闻言说道「年轻人注重身体是好事,不要像我们一样,等老了才意识到健康的重要性。」

  我冲老医生笑了笑表示认同,欣可也没说什么,随即释然了,扭过头淡淡的站在队伍里,不苟言笑,只是等待着叫到自己。

  片刻,便叫到了欣可。

  「刘欣可!」屋内传来了医护人员的喊声。

  欣可闻言便进屋了,而我现在屋外,门是开着的。第一站是体格检查,欣可测了身高168.5,体重49kg,血压正常。我紧接着测了测,随即和欣可去往下一站。

  第二站是外科常规检查,当欣可赶到的时候,我和欣可都是一愣,检查的医生是欣可拒绝过的追求者,外科医生张泽。当初张泽疯狂追求欣可,欣可是外科的护士,张泽是外科的医生,年纪有为。按理说同为外科的人员,近水楼台先得月,可是欣可还是拒绝张泽选择了我,张泽表示祝福,但其实一直对我怀恨在心,活脱脱一个伪君子!对此欣可并不知晓。

  欣可踌躇了一会,还是进去了诊室。

  「原来是欣可呀。」张泽笑着招呼道。随即望向了门外看到了我,眼里闪过一丝不屑「哟,护花使者也来了。」

  我选择无视张泽,扭头对欣可宠溺的笑着说「我在外面等你啊宝贝。」

  张泽不动声色,心里想必早已气的咬牙切齿,随即我听到张泽的淡淡的对旁边的男孩说,把门关上,男女有别,禁止观看。随即门便被那个男孩关上了,男孩穿着实习医生的衣服,想必是实习生。关上门前我和张泽双双望向了对方,我看到张泽的眼里有一抹不怀好意的阴沉。门关上后我突然有点紧张,看不到屋内的情形让我很慌乱。大脑飞速旋转,想到这是一楼,一楼的窗户应该可以看到屋内的情形。便扭头借故去厕所,让老医生帮忙占着自己的队伍位置,便飞奔去了医院大院。

  诊室外的窗户处,每个窗户都拉上了窗帘,举棋不定之时,看到中间的窗户窗帘没有拉紧,小心翼翼的附身过去,透过缝隙望向了屋内。

  欣可背对张泽坐着,两人都背对着我,看来张泽在对欣可做脊柱检查。欣可穿戴整齐,张泽的手在欣可的背部游走着,虽然是正常的检查。但我还是羞耻和刺激感充斥了心头。旁边有实习生在,想必张泽也不会乱来。脊柱检查很快结束了,开始了第二项四肢检查,欣可坐在诊床边,张泽的手抬起了欣可的手臂,放下。一切看起来正常进行着。然后张泽抬起了欣可的腿,在我的视角里张泽的手握着欣可的小腿,被抬起了,抬到100度整条腿在张泽的眼前,礼貌又不失专业的触碰着。

  我心想,难道我误会张泽了。他真的是正人君子?虽然张泽的双手在欣可的腿上做着正常检查,但是我的鸡巴仍然硬了起来,死死的看着这一幕。

  完毕后,欣可依然穿戴整齐的坐在床边,不知道张泽说了些什么,欣可皱起了眉头,两个人僵持了好一阵儿,正在我疑惑之际,欣可突然望了望紧闭的诊室门,突然身体转了过来,背对着门。也让我得以看到了正面!

  欣可似乎是妥协了什么,开始解开衬衫的纽扣,我瞬间明白了,下一项,是胸部检查。

  随着欣可的衬衫纽扣一颗一颗的解开,黑色蕾丝胸罩映入了我的眼前,小腹平坦雪白!就在此时,张泽站在欣可身前,挡住了我的视线!

  「干!」我不由得低骂一声。

  接着我看到欣可的胸罩放到了一旁!欣可解开了胸罩!张泽的手臂在肆意摆动着,看不到他的双手,想必张泽正在揉捏欣可的胸部,旁边的男实习生也凑了过来,把我的视线挡的死死的。

  张泽在搓揉欣可的胸部,而实习生在旁边欣赏着这一幕!每年的年度体检,体检者像欣可这样年轻貌美的女人可不多见!我思考着,欣可身体这么敏感,能不能淡定自若……一边手在裤兜里搓揉着早已肿胀的鸡巴。

  数分钟后,实习生和张泽走到了一旁在准备些什么,而欣可的状态映入了我的眼帘,雪白的乳房,乳头挺立着,双腿紧闭。虽然神情无异,但红扑扑的脸说明了内心的紧张情绪。双手拿起胸罩快速穿好,系好衣服的纽扣。

  欣可整理完毕,张泽对欣可说了些什么,欣可闻言一愣,看着欣可的表情有着难掩的慌乱,我不由得想到,接下来这一项应该就是:生殖器检查!

  欣可一阵迟疑,微微皱起了眉头,说着什么,都说明了此刻的反感,指了指实习生又说了些什么。张泽低声对实习生说了两句,实习生便退出了诊室。看来欣可让实习生出去了,现在诊室就剩欣可和张泽!

  欣可又踌躇了一阵,额头上冒出了丝丝汗珠,都说明了欣可的紧张。看样子欣可做了很大的思想斗争,接着还是躺到了诊床上,我心里清楚,欣可身为医护人员,当然知道质疑医生的专业性是不尊重人的行为!自然不会拒绝检查!

  诊床斜放,欣可斜躺下后,张泽走了过来说了些什么,欣可坐起身,把包臀裙的拉链拉开,把裙子缓缓脱掉。张泽的目光注视着欣可的双腿,T裤,以及T裤若隐若现的阴毛!T裤中间的水渍,出卖了刚才乳房检查时欣可的心理活动。紧接着,欣可慌乱的把T裤脱掉放在一旁。张泽的眼睛发光,白大衣鼓起了一个大包,但神情无异的开始岔开欣可的双腿,固定在诊床两侧。

  我不由得呼吸急促起来,欣可双腿岔开,阴部在张泽的眼前一览无遗!

  张泽开始检查了,双指缓缓伸入了欣可的阴道里。欣可的双腿不自觉的夹紧了一下,但因为固定住了,自然做不到。张泽肯定也注意到了欣可的微动作,开始缓缓加快了手指在欣可阴道里的探索。

  我目光如炬,死死的盯着这一幕。欣可咬紧嘴唇,随着张泽的手指在欣可的阴道里进进出出,慢慢的,欣可的呼吸开始急促,整个脸涨的通红,手指带出的淫液也越来越多。

  检查差不多要结束了吧?都五分钟过去了!我心想着,欣可显然也意识到了这一点,对张泽说着着什么,可张泽丝毫没有停下来的意思!手指在欣可的阴道里快速抽插着!张泽对欣可说了几句话,欣可顿时神情慌乱,冲张泽不停的摇头,双腿开始晃动想要挣脱,可固定住了做不到。

  随即,张泽的头埋低,趴到了欣可的双腿中间,疯狂品尝着欣可的淫水,欣可咬紧牙关不让自己发出叫声,双腿也不停的晃动,时不时地扬起头,抬起身。无果,渐渐的欣可眼神迷离起来,嘴巴微张,腿也张到了最大。

  我知道,欣可敏感的身体,根本抵抗不了这么强烈的刺激!张泽依然在欣可的双腿中间吸吮着,欣可放弃了抵抗,只是闭着眼睛任由这个追过自己的男人吃着自己的淫水!片刻,张泽抬起头,脱掉了裤子,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把鸡巴插入了欣可的阴道!我的情敌!仇人!在我的面前*奸了欣可!张泽抽插之时同时解开了欣可固定的双腿,欣可并没有逃离的意思,张泽俯身在欣可的双腿间疯狂抽插着,每次抽出都带出一些欣可的淫水,欣可面色潮红,手在张泽的腰间。

  「妈的!」我心想到,欣可又发骚了。欣可身体一阵抽搐,随着五官的挤压,我知道,欣可被张泽干到了高潮!

  张泽的鸡巴从欣可瘫软的身体里缓缓滑出,白浓的精液顺着欣可的阴道流到了大腿处。欣可微张着嘴,高潮过后的她不自觉的仍然在阵阵发抖。张泽走到欣可面前,把鸡巴塞进了欣可的嘴里!欣可搂着张泽,含着张泽的鸡巴,有节奏的吞咽着。张泽脸上挂着骄傲的笑,按着欣可的脑袋,难掩给我戴了一顶绿帽子的快乐。

  而我现在,全身发抖,强烈的视觉冲击感袭来,欣可被这个情敌*奸丝毫不生气,只觉得刺激和兴奋!手疯狂的隔着裤子搓揉自己的鸡巴,片刻便直接射在了内裤里!

  感觉应该快结束检查了,便连忙赶回了诊室外。10分钟后,欣可穿戴整齐的出了诊室,脸上带着未消散的红晕。男实习生见欣可出来了,便招呼道「下一位」

  「没事吧?」我明知故问道。

  欣可摇了摇头,没有说话。

  「那我进去咯宝贝。」我对欣可笑了笑

  「嗯呢老公,我等你。」欣可说

  张泽看到我进来,脸上挂着诡异的笑,招呼道「来吧涛哥,给你检查。」

  「嗯。」我淡淡应道。

  「哎,不知道为什么,今天刚上班就觉得好累啊。」张泽叹气道,言里全是得意之色。

  「那辛苦你了,这么累还帮我检查。」我装作浑然不知,只是淡淡的笑着说。心想道,今天便宜你小子了。

  「涛哥,什么时候和欣可生个大胖小子呀。」张泽不依不饶。

  「就不劳你操心了。」我装作微怒道。

  「生什么气啊涛哥?朋友之间的关心」

  「不查了,谁跟你是朋友。告诉你,欣可和我已经订婚了,你小子这个癞蛤蟆一辈子也吃不到天鹅肉。」我冷哼一声出了诊室,心想道,这样故意激怒张泽,欣可和张泽一个屋檐下工作,以后张泽肯定还会帮我操欣可。

  张泽丝毫不生气,脸上还是挂着掩饰不住的得意之色,想必心里在笑我这个绿帽子还不知道欣可被他操了。

  出了诊室后欣可的神情已经恢复了正常,朝我走来微笑道「你检查好快啊老公,我问过了,该去做心肝脾肺肾检查然后就结束了。」 欣可对诊室里的一切丝毫不知。

  「对呀。不用了吧,那都是老人才出毛病。咱俩去那家新开的西餐厅吃饭吧。」我望向欣可,丝毫看不出异样。

  欣可想了想也欣然同意了,毕竟医院这么忙,难得有闲暇时光可以约会。今天的凌辱,还没有结束。


上一篇:自强的下岗女工 下一篇:乌托邦